教堂@香槟

首先,我要告诉老妈你:我已经去过教堂了,而且我还到了一个之前素未相识的美国人家里吃了中饭,更重要的是,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一切没有像你想象那么恐怖,我没有被拐卖,没有被灌药,不过老妈,thank you anyway(还是要谢谢你),you can never be too careful(你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星期四下午,正当我坐在学生会前草坪的一棵大树下发呆时,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华裔男孩向我介绍圣经,并且探讨一些人生大事,比如有没有天堂,什么样的人可以到天堂。我们聊的很开心,他叫Jonanthan,我们约好周日一起去教堂。 周日如期而至,Jonanthan和他的室友Matt开车带我去教堂,同行的还有一个来自刚果的学生,叫Android(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拼的),他也是那天和Jonanthan认识的,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是christian,而我不是。这应该是我平生第一次进入教堂(准确地说应该是第二次,我去过徐汇区的一个教堂,但是我没有碰到布道和唱诗班),我有些忐忑,不过看看身边的人,他们看上去都很开心,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很快仪式开始了,首先是祷告,然后是唱圣歌。我当时就被深深地感染了,圣歌真的很好听,这时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我的外婆有空的时候就唱圣歌了。真的是像一位学者说的那样,圣歌中充满了凡人对上帝的崇敬、赞美和更重要的追求。大家唱完圣歌后,一个摇滚歌手上去演唱自己的作品,据说他在做巡回演唱,他的歌声真的很棒,很有穿透力。再往后就是牧师讲解圣经,讲的问题是“there is no room for pride”(傲慢无立锥之地),我只能听懂一部分,讲得还是挺不错的。 仪式结束后,我们遇到一个美国人,好像是Jonanthan的朋友,叫Jeffery,我们还见到他的妻子Christine,她可是个小美人。Jeffery,希望能在今年找到工作,他妻子现在还在读博士,读的专业是化学工程,和我学的东西有些联系。Jeffery邀请我们去他家吃午饭,然后我、Jonathan、Android很高兴地答应了,Matt和她的女朋友Sarah好像另有安排。 到了Jeffery家,我遇到了好多人,Jennifer、Qian、James、Joe、John。。。然后party就开始了,我一边吃,一边和Qian讨论Jesus Christ是否存在,他给我讲了很多故事,让我打开眼界。 不得不承认,基督教是美国的一部分,我打算每周都去教堂做个礼拜。Woo…. —————————————————————————————————— 出于版权考虑,我需要指出这是youtube上的音乐,链接为http://www.youtube.com/watch?v=RPrK3FP9Yrs 00

Continue reading "教堂@香槟"

与宾馆前台服务理论

今天一天下来感觉没有发生什么让我激动的事情,除了早上和illini Union Hotel的前台服务理论之外。前一段时间听我的学长学姐说在美国这边argue的能力很重要,他当时还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他和他的女朋友在chase银行办理了一张信用卡,在消费的时候不小心超过了额度,按规定被罚了50$,但是他们到银行那边跟工作人员理论,说自己当时并不知道有这样的规定,而且在超过额度后没有及时的得到通知,以致在之后又透支了两笔,结果银行退还了他30$。可是听说是听说,自己从来没有亲自试过。 今天早上,朋友让我帮她搬行李。当时我告诉她她住房子住贵了,因为昨天我的室友告诉我他的朋友住在illini Union Hotel只有35$一夜,这个价格是新生第一次来illini Union Hotel可以享受的,她也是符合条件的,而她一晚上要付116$。于是很自然的,我们萌生了一个念头,去和前台服务理论一下,看能不能将之前住的按照低的价格来算。在电梯上,我就跟她说,如果理论成功的话,她可要好好地请我吃一顿,她说那是当然的了,因为这样子省下来的可是好几百刀啊。 来到了前头,我就开始和前台的服务人员对话了,是一个白发老人,下面简称BFLR。 Me: I heard that there is a policy: any new student who come to Union Hotel can enjoy a special rate of 35$ per night. BFLR: Yeah, that’s true.(nod) Me: So, that’s true. This young lady is my friend, it is her first time to be …

Continue reading "与宾馆前台服务理论"

美国一周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觉间来到美国已经有一周。这一周发生了许多事情,每天晚上当我躺在床上,都感觉这一天像一星期一样厚重。在开始我的个人总结之间,我想先谢谢我的爸爸妈妈,我的朋友,You made this possible,thank you all! 初次来到芝加哥国际机场,心中有些忐忑,身体也有些疲惫,所以整个人的状态时属于基本麻木的。直到看着在海关officer前面排的常常的一串形形色色的人,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美国,而且是其中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一份子。记得当时检查我的officer是个白人姑娘,由于紧张,她说的话我只听懂了一部分,只记得慌乱之间一句“You Passed”,然后再我的I-94上敲了一个戳——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入境了。 由于同来同学的父亲有个朋友在芝加哥工作,他帮我们安排了车子,这样我们就不用赶公交车到香槟了。在上车之间,我们到机场的麦当劳点了晚饭,那是我第一次点菜,我面对着一个黑人胖妞和一个挂在墙上的菜单,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我点了一个三明治和一个大杯的可乐,那可真的是很大一杯。从芝加哥到香槟要三个小时,一路上我对着车窗外的风景发呆,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望无边的平原,像极了我童年时刻的老家。终于眼皮败给了睡意,我睡着了。醒来时已经8点了,这时天刚刚黑,半小时后我们就到学校了。由于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不住在一个地方,我让司机送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叫lincoln lodge,末了我给了司机10$的小费。在lincoln lodge,我有一个在网上找到室友,平摊一晚40$的费用。他是从北京来的,10点钟刚到香槟,他不知道怎么到宾馆这边来,于是我决定去接他。这下面就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到附近的加油站买了一张地图,当我正在看地图的时候,一个30左右抽着香烟的美国女人向我走过来 AL:What are u doing? M:I am looking for someone. My friend is lost. AL:Where is he? Maybe I can help you 她带着我向加油站后面走过去。其实这个时候我有些害怕,如果她是一个人贩子我就完了,但是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我回答道 M:he is in front of the Fellott’s bookstore. He said he called two taxi, but neither is coming. AL: Oh my God, …

Continue reading "美国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