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k教程(转载)

Linux文本处理工具有两款用的较多,sed&awk。sed是一款流编辑器,而awk是一门脚本语言。从功能上讲,awk可以完全取代sed;从速度上讲,awk一般要慢于sed。jiayi一直是awk的fans,现在就全面的介绍一下awk^_^ 概述 awk 是一种编程语言,她是由AT&T 贝尔实验室的Alfred Aho, Peter Weinberger 和Brian Kernighan开发的,Brian Kernighan(此公大家不陌生吧~) 目前仍在维护及增强awk。awk的语法与C类似。 调用 1.awk ‘pattern-action statements’ input_file_list 2.将awk命令插入一个文件,并使awk程序可以执行,然后用awk命令解释器作为脚本首行。 3.将所有awk命令插入一个单独文件 awk -f awk-script-file inputfile 模式和动作 一个awk 程序是由一系列的”模式-动作”语句构成的: pattern {action} pattern {action} pattern {action} …… 请看原文链接:http://www.jiayii.com/awk-tutorial/ 00

Continue reading "awk教程(转载)"

春假

春天可以是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也可以是新妆宜面下朱楼,深锁春光一院愁。本来风景并无情致,只是面对风景,不免诗性大发,或许顾影自怜,惺惺相惜。 这个春假,我并不寂寞,因为我正在习惯孤单,亦正在学习什么都不做的美丽。 00

Continue reading "春假"

一周小结

这一周过得很满意,没有任何明显的浪费,没有任何无谓的恐惧,没有任何重复的徒劳。尽管并不是一切顺心,实验依然被困,考试也不是特别好,但是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很冷静很清楚。 一周之一瞥 每天实验是一个好习惯,将实验做为生活的一部分。确实有时候需要放松,而且有时候并不是特别有效率。这个时候我就会做一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比如收拾一下实验室,或者用酒精擦一擦移液枪,再或者配一下培养液。 一周之两撇 眼比手高是一个很大的毛病,头比手低却是一个更为实在的问题。实验之余需要多读一读paper还有专业书。最近发现了几本不错的教材,我会好好看下去的。 一周之三撇 英文课是我很喜欢的一门课,因为至少老师可以把她要说的东西说得很清楚。这周的练习课以及和老师的面谈都让我感觉受益良多。记得今天早上偶然见到已经是博后的前俄罗斯学长,他讲话我居然可以基本听懂了。 一周之四撇 这周我做了两个很牛的菜,一个是雪碧排骨,另一个是麻辣鸡丁。雪碧排骨加上新鲜的芹菜,醇厚与清爽共存,色泽味道俱佳。麻辣鸡丁是我做的第一道川菜,感觉还不错,最大的收获是明白了如何去炸肉类。炸的一个必要条件是油要热,另一个条件是被炸的东西不能含水太多。因为鸡肉含水过多,所以要至少炸两次,一个次将表面的水去掉,第二次使用高热的油快速将表面炸成金黄。东西被炸的时候会冒泡,那是水沸腾了。如果水含量过高,油是不可能会很热的,因为水的比热很大,而且气化需要的热量大概是升温需要的热量的7倍。这个时候需要的只是等待,如果油不再冒泡了,等两分钟油就会达到高温。 一周之五撇 今天再一次去溜冰了,这次的冰鞋比较合脚,滑的很舒服。我这次学会了跑,我已经可以比较熟练地转弯,比较熟练地在人流里穿行。 一周之六撇 我发现我还是不错的,起码不引女生讨厌,今天的国际美食节上我和身边的墨西哥裔美国女生聊得很high。我的菜亦受到了相当多女生的好评,说我做的麻辣鸡丁看上去就很有食欲。 一周之七撇 看到了复旦美女老师陈果的讲课视频,她还是很赞的,说了很多我没有想到的话,亦说出了很多我想到但是没有说出的话。最印象深刻的一句是:属于你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当你玩电脑的时候,你的时间是属于电脑的;当你做作业的时候,你的时间是属于作业的;当你上课的时候,你的时间至少有一部分是属于你的老师的,而人只有在时间属于自己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己。 ———————————————– 接下来的一周有个电路考试,我会好好准备的。 00

Continue reading "一周小结"

单纯的快乐

中午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雪粒。我走在路上,并不觉得冷。下午有一个interlink的溜冰活动,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溜冰场,很期待自己的处子秀。 到了那边,发现人不是很多,而且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中的那些熟悉的面孔。后来突然间意识到interlink是另一个组织,我觉得坐在旁边桌子的那些人很像,过去问了一下,果然没错。聊了几句,我便去借冰鞋。就在我换鞋的时候,我看到了陈丛聪同学,于是我就坐下等他一起。 第一次站在冰上的感觉真不错,滑滑的,冰刀切割着冰面,双脚却不太听使唤,总想交叉在一起,然后将我狠狠放倒。我学着在我前面的两个小姑娘,扶着挡板前进。就这样走了一圈,我突然间觉得挡板在限制着我。我看到旁边的小男孩摔倒,然后站起来继续滑。意识到勇敢才是王道,我恨一下心松开了挡板,向冰场的中央走去。节奏不错,可是有时候会很突然失去平衡,不过很少摔倒。渐渐的,我的腿和身体学会了协作,我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接下来,我踩着音乐的节奏在冰上滑动,更准确地说是踏步走。我不去管任何人,身体只在被音乐支配,我相信我肯定是在手舞足蹈地保持着平衡。那种忘我,彷若无人的感觉真的很棒。之后一个interlink的成员看到我贴在胸前的贴纸,知道我也是这个组织的,便凑过来和我说话。我居然和她一起滑了好多圈,一边讲话一边滑,只摔倒了一次,而且那还是因为我的故意。 很快听到广播说要清场,整理冰面。我穿着那双不太合脚的冰鞋走了出来,感觉很累,尤其是左脚的一侧被磨出了水泡,我决定回家去了。然后我对其他interlink的成员到了个别,便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00

Continue reading "单纯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