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两日游

学校的ISSS组织国际学生去芝加哥参观Pow-Wow,因为报名早的缘故,我也得以参加。Pow-Wow源自印第安语,是集会的意思,这个活动一年一届,由位于芝加哥navy pier的印第安文化中心举办。 周六早上从香槟出发,到了目的地已是12点。于是先在密歇根湖边的一个酒吧里吃午饭,午饭是三片煎的鱼肉,上面裹着葵花籽,下面垫着炒好的培根,西红柿和菠菜,旁边是一滩浓郁得有些过头的奶酪黄油。味道还算不错,如果可以少些油的话,应该可以更好。吃罢饭便向会场那里走去,到了那边,看到了印第安人的服饰,只是穿服装的人五官与历史书本上标准的印第安人有些不同。很幸运地找到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接下来便听到主席台上主持人致辞,欢迎印第安人和游客来到第58届Pow-Wow。活动的第一项是选出今年的印第安小姐,没想到是,本年度小姐就是之前站在我旁边的那个人。她有些胖,但是不算臃肿,大概是唐明皇喜欢的那种类型。脸庞非常恬静,透着一种镇定的力量,尽管没有意识形态中印第安人的粗犷,但是确确实实与从欧洲而来的美国人不太一样。宣布完了之后,很多盛装的印第安人也走向舞台,然后节奏感极强的鼓点响起,他们陪着印第安小姐在舞池中用非常原始野性而简单的舞步转了两圈。接下来是颁奖学金给两名女印第安学生,庆祝的方式和上个活动相似。 没有看完整个节目,我便从座位上离开。看到坐在外场的老印第安人,50岁左右,很想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下印第安人的生存现状,于是就和他聊了一会。他告诉我很多传统习惯都消失了,这并不让人惊讶,中国的少数民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与他合了一张影后,我便从会场离开了。 Navy Pier也是一个不小的娱乐中心,里面有儿童博物馆,电影院,纪念品商店,餐馆,彩色玻璃博物馆等等。因为快乐企鹅最近刚刚上映,这边又是IMAX,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便买了一张票去看了这部电影。电影的3D特效非常不错,音乐也异常出彩,不过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小企鹅Eric与它父亲之间从隔阂到相互信赖感激的历程。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真的非常巨大。 看完电影,基本上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我找了一家挺出名的意大利餐馆点了一盘意大利面,结果和中午的经历类似,奶酪和黄油太多了,没有一边喝水的话,真的没有办法吃下去不吐出来。于是乎,美国在我心目中印象在“自由”的基础上,又多了“奶酪”和“黄油”。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在彩色玻璃博物馆度过的,中午的时候曾从那里路过,不过没有认真地欣赏。现在看来,这玻璃艺术真的就像一个美国小朋友说的那样,“Wow, the stained glass is so pretty”。 那些花纹,形状,笔触,纹理,光影以及整个画面的细节表现都非常不错。 第二天还是到Navy Pier玩,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便跟着一个法学院的PhD一起去玩一个寻宝的游戏。所谓寻宝的游戏就是有人在一些隐蔽的位置藏东西,然后在网上公布东西的GPS坐标以及所藏物品的特征,根据这些信息,其他人如果可以找到,便可以在物品里附带的纸张上签到,有时候如果容器比较大的话还可以交换物品。于是我们两个人一上午4个小时在芝加哥Navy Pier附近转悠,一共找到了5件物品,还是卓有成效的。 下午两点半,我们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我与那个法学院PhD聊得很开心,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00

Continue reading "芝加哥两日游"

雨里的温柔+一周小记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喜欢下雨天了,感觉雨就像是一位冷静又温柔的姑娘。站在雨中,闭上眼睛,感受那混杂她香味的空气,聆听那柔若絮语的诉说,心中对生活的渴望就越发强烈。 ———————————————————————————(写给老爸的) 这一周又是同样的忙碌,周一的时候我做presentation,讲的是一篇核磁共振的文章,结束的时候可以看到台下的同学们都很没精神。这大概有两方面的原因吧,一是严重超时,额定的时间是25分钟,我却用了将近50分钟;二是文章本身比较难懂。不过这也没有让心情坏到极点,尽管事先确实期待一个非常成功的报告,因为我起码完成了一项既定目标,勇敢地站在台上。 周二的时候开组会,我没有太多可说的,于是又把那篇文章拿出来讲了一遍,貌似又超时了。我特地问了导师,想听听他的意见:他说我作报告的时候有两个问题,一是有太多犹豫,二是说话说到一半,然后戛然而止,再重新开始一句话,这个问题不仅会延长时间,还会让听众丧失兴趣。其实自己心里也大概知道这些问题,但是至于问题有多严重,只能靠别人指正了。 00

Continue reading "雨里的温柔+一周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