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高速上抛锚~哈哈哈

昨天是美国国庆节,我计划下午去Outlet shopping,晚上回家看烟火。Outlet离我家半小时的车程,所以还算是方便。下午2点半出发,来到那边很迅速地买完了衣服和鞋子,4点多一点便打道回府。

刚从Outlet出来,我听着收音机沿着路牌左转进入高速。刚刚开始加速到75迈,便听到一阵噪音,从音色上(或者专业地说从频谱上)很像白噪音,我的第一反应是收音机接收不好。于是我把收音机换成了唱片机,结果噪音还在。于是我又不加思考地把整个音乐系统关掉了,但是这并没有任何卵用。这下子我慌了,环顾四周,道路上并没有可疑的噪声源,开窗也没有让声音变大。显然,噪声来自我的车,而我从来没有听到车子发出这种声音。发动机,油路系统,尾气系统,一些了解但是并不理解的名词在我打大脑中一个一个闪现又消失,最后,一个清晰的声音响起“把车停下啦”。于是打灯,变向,踩刹车,经过一阵高频的颠簸,我停在了高速的右肩上,并开起来警示灯。

于是,车一阵阵地从我车边经过,大部分车辆变到左道,部分车辆直接从右道经过,空气的窜流引起我车沉闷的振动。第一次在高速上停车,我呼了几口气,渐渐地放松下来,也适应了这一阵阵的呼啸声。看到车后面暂时没有车辆我迅速地下车,走到车后面。第一个想法是,这噪音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后背箱里的东西在晃,或者是车下面挂到东西了。于是,检查后备箱,没有异常,检查车底部,也没有异物。我看清身后没有车便又回到了车上。坐在驾驶座上,我想这个噪音是到底是顽固性的,还是一个短暂的Glitch,这只有把车再次发动才能确认。于是短暂的思考后,我发动了车,没有噪音,我试着慢慢地加速,还是没有噪音,正在我到达50迈准备换道进入高速正道时噪音出现了,这次我仔细地听了下,声音是从车下面传来的。于是,我开起警示灯,减速,第二次停到了高速的右肩。

下了车,我迅速地转移到车的右手边,趴在地上仔细看车下面的情况。果然,有一个金属盖脱落了一半,后半截还在车的底盘上,前半截大概是螺丝脱落,因为重力的原因悬在半空。这下子我明白了噪音的来源了。汽车的低速的时候,这个金属盖还是可以悬空,但是高速的时候,空气的相对运动会造成一个顺时针的力矩让它触地,这样就会产生金属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可是,我要怎么做呢?这个时候,很多想法涌上心头,为什么没有带修车工具或者一些钢丝用来固定金属盘,以前看汽车原理的时候浮光掠影,这个东西到底是干嘛的我都不知道,手机的充电线不在车上等等。

等我再回过神来,在看车下面,突然发现一滩液体。什么?我从来没有发现我的车漏液啊,漏液和这个未知的金属盘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大脑突然间就嗡了一下。怎么办,上网查呗。就搜索汽车底盘构造,找了十分钟,没有什么进展。那就搜汽车漏液吧,这个倒是找到了一些信息,比如从颜色气味上判断漏的是什么。于是我拿出一张干净的卫生纸,接了一点液体,发现它没有颜色,也没有什么味道,有一点点油腻感。比对网上的信息,这个和刹车液最匹配。额,我怎么这么倒霉,如果是其他液体说不定可以凑活着开回去然后再去修车。刹车液,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尽管开车最恐怖是汽车不听使唤地自己加速,但是刹车失灵绝对算得上是第二恐怖的事情(后记,其实车子自己加速也没有那么恐怖,把车挂到空档就好了)。

怎么办?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己的保险有道路协助这个选项,然后就打电话给保险公司。经过一番沟通,我弄明白了道路协助可以帮忙拖车,但是这个免费只能拖15迈,但是到我家还有33迈,一般拖车公司拖一迈大概是7到十几块钱,而且今天是美国国庆节,价格高可能不说,说不定等很长的时间都等不到。我跟客服说想让我思考下,想清楚后再决定。挂了电话,整理下思路:一,汽车有可能会刹车失灵,所以我需要拖车;二,我离家远而离Outlet所在的小镇近,从费用的角度考虑拖到这个镇上比较划算。于是,我给实验室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让他在拖车来了之后再开车过来接我。接下来,我给保险公司的客服打电话,让他们派车过来拖我的车到附近镇上的一个维修点。当然这个维修点今天是不开的,所幸,网上可以找到关门期间的服务提交表格,我决定到了之后手写一份提交,然后过两天再让朋友载我过来取车。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为了以防万一,我采取了保持电力的策略,没有开空调,只是开着收音机开着窗,在夕阳的斜照下做在车里等待。路边的蚊子啊虫子啊什么的都飞到车里面,但是不开窗又太热了,所以只好忍着了。大概40分钟过去了,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他是拖车司机,询问了具体地点后他说大概10分钟后可以到。这通电话绝对是沙漠里的一抹绿洲,让我起码看到了希望。挂了电话,我把进展告诉了朋友,给了他接我的地址,但是暂时没有让他出发。大概又过了20分钟,在看到一辆辆像是拖车的车从后视镜里一个个地出现在我旁边又迅速驶开后,终于一辆红色的拖车闪着灯出现在我前面。

接着,里面走出一名50多岁的高大白人男子。他对我示意后,我从车里下来。他简短地确认了情况后,开始着手把我的车架到拖车上。他看上去话不多,留着很有型的胡须却不让人觉得凶。他一边抱怨后面的车辆不够礼貌避让,一边熟练地完成了嫁接。接着他问我是不是要和他一起过去维修点,我点点头,上了车。

坐在车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想和这个陌生人聊聊。于是,我就问了他的姓名,他的名我不记得,但是他的姓很有意思,翻译成中文就是锤子。我说你的姓很不一般,很爷们。他听了蛮高兴的,打开了话匣子,说他的祖先是150年前从丹麦过来的,当时就是兄弟四人,现在在美国姓锤子的人也不多,他自己还没有孩子。一通闲扯后,他问我我的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他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转过头,定睛看了看我,问,你的车开空调了么?我说对啊,今天挺热的。他说那液体很有可能是水。我一时语塞,脑子里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又问,那那金属盖是干嘛的?他说其实没大用,就是用来减轻水滴的溅射。(后记,这个盖子实际上是尾气催化箱的隔热板,并不是特别重要)我感觉到这个男子可能很懂车,就又问你是不是自己修车啊?他略带自豪地说他不仅自己修车,还自己改装车,而且还参加过汽车拉力赛。额,原来我身边坐着一个大神啊。顿时,他的话一下子变得很有说服力,而且整个故事也解释的通,好囧。。于是,我跟他说,到了维修点,在把我的车拖到车库前,可不可以借着拖车把车架高,帮我看看。他愉快地答应了。

到了维修点,我签了拖车单后,他真的帮我看了下车。借着架高的这个空档,我发现车底下的液体痕迹已经消失了。他审视了下车底盘,确认地说他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信服了。在征求 了我的同意后,他从自己的拖车上拿了一双手套,把那个悬空的金属盘拽了下来。我接到这个物件,发现有三成已经被腐蚀了。接下来,他把我车从拖车上放下,让我把车倒出去。我点着了车,一踩油门把车倒了出去。他看了看仪表盘,说没有什么大状况,车应该是OK的。我谢谢他,和他握了手,便再次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两点感想:1)安全第一,我的选择在当时的状况下是完全正确的。当然,如果我对车懂得更多,应该可以避免这个尴尬。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件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第一次在高速上停车,第一次打电话叫道路协助,第一次被拖车。

2)和人的沟通交流真的很重要,三人行必有我师。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陌生人可以帮你大忙。另外,真诚友善的交流会让参与的双方都感受到快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