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智齿记

从我拔智齿开始算起,已经过了大概四周,伤口基本愈合。为了不不至于好了伤疤忘了疼,也顺便练习下中文写作,在此撰文一篇,记录下在美国拔智齿的流程。

我是前年开始洗牙时才知道自己有智齿。洗牙的时候,诊所会同时提供口腔的X光片来帮助评估牙齿的健康程度。我有三颗智齿,两颗没有露头。但因为智齿不痛不痒,我就把这件事情放在一边。今年,我有朋友拔智齿,这促使我评估自己牙齿的状况。因为我没有露头的智齿有着45度朝向,如果智齿继续生长,很有可能会影响到附近的臼齿(#17 & #31)。另一方面,如果要把智齿的话,越早越好,这样恢复起来比较快。所以今年暑假再次洗牙时,我特地咨询了牙医拔智齿的流程和费用。经过了前后两周的问询,我得知自己的智齿是比较难拔的,一般的牙医没有技术和工具实施对应的手术。我需要找到专门的牙科手术师。

X-ray

 

 

 

 

在美国,医院的费用很高,如果没有医疗保险,一般人很难承受。我之前的室友老婆因为一次孕期的意外住院一周,医院就寄给他>10k的账单。所幸,学校会为在读的研究生提供对应的保险(保险金还是要自付的)。我在阅读完保险条款后,发现这种手术在保险范围内:将账单费用减掉150美元的自付数目后,我只需要付余额的20%。按照一颗牙500美元的市场价,我需要付的金额在400美元左右,可以接受。于是我开始寻找保险公司系统内的牙科手术师。通过专门的APP,我发现在镇上有三个手术师可选。我找到资历最老的那个(有点没根据啦),按照网上的资料接通了小秘。电话那头告诉我安排手术需要牙医的介绍信。所谓的介绍信就是证明我的智齿需要专门的手术师来拔,这个流程大概花了三五个工作日,牙科诊所的小秘把所谓的“介绍信”(其实就是一个有牙科医生签名的便签)以Email的形式发给了我。拿到介绍信,我重新联系了手术师的小秘,安排了一个时间去做术前诊断。

我的手术师叫Sabol,在当地的Carle医院工作。会面当天,我第一次来到非校属的美国医院。前台的工作人员要了我的很多个人资料,因为我不在医院的数据库里。之后我来到牙科的候诊室等待,一个护士帮我量了身高,体重,血压,脉搏,并详细地询问了我的病史。在跟她的闲聊中,她告诉我Sabol医生医术很好,她女儿的智齿就是他拔的,而且Sabol医生明年就会退休,所以我来得很及时。之后一个实习医生过来看了我的X光片和我的口腔情况,初步判断了移除智齿的难易程度。然后他给我描述了下手术大概的流程,并询问了我是要局部麻醉还是中枢麻醉。我选择了局部麻醉,并签了对应的文件。实习医生走后,另一个声音很好听的护士过来了,她会参与我的手术。她详细描述了手术的过程以及我在术前和术后的注意事项。最后,Sabol医生终于出现了。他和网上的照片很接近,稍稍老了一点。人很好讲话,读生化的我表示很能聊得来。他再次看了我的口腔和X光片,核对了实习医生的诊断。他强烈建议我选择中枢麻醉,因为移除我的智齿需要把我的嘴拉得很开,并会使用到很多工具,只是局部麻醉的话我会很不舒服。但他同时又表示,不管是哪种麻醉,他都可以在20分钟内结束战斗,很是傲娇。我从来没有中枢麻醉过,所以想体验一下,在确定没有什么副作用后,我把麻醉选项改成了中枢。接下来,我去找前台安排手术时间,并给我开一个费用预算。之后我拿着这个费用预算去找财务专员,她帮我查看我的保险会支付多少,我需要支付多少。考虑到麻醉的费用,我总共需要付470美元。这并不是最终的账单,因为保险公司可能会拒绝支付某些款项,当然对于保险公司的决定你是可以选择上诉的。

大概两个星期后,手术如期而至。早上我室友开车带我过去。简单地在前台check in之后,再次碰到了声音好听的护士。她把我和室友带到等候室,给我们介绍了手术的流程,并给了我一个袋子用来装随身物品,一件蓝色手术大褂。短暂的等待后,她示意我可以过去手术室了。手术室不大,大概二三十平方米吧,外围是一圈小台面,中间有一个放平的牙医座椅。在护士的指示下,我躺在了上面。一小会后便见到了Sabol和另外一个负责麻醉的护士。她先用皮带把我的腿和躯干固定住,然后在我的左手小臂上扎了皮管,插上一个针头,再接上一个注射器。接下来我便感到我的血管有一丝凉凉的感觉。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这名护士的胸牌,名字感觉不是美国本土的名字,便问她是从法国来的 么?她说她是意大利过来的,我说这两个都是欧洲的,很近,然后就失去意识了。再次睁开眼,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休息室里。这个时候局麻效果还在,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只是用手摸可以感到脸颊肿了很多。不一会,好声音护士带着室友过来,嘱咐要把我安全带回家并监护三小时。她还给了我用棉和冰袋用来缓解口腔的流血。

之后,室友就把我送回了家。回到家后,口腔的痛渐渐开始出现,而且每次换医用棉都可以看到一滩血,非常恶心。不过冰袋还是很有效果的,大概三个小时后血已经止住了。第一天我就喝了四罐pepsi,而且晚上睡觉前还要吃止痛片,否则睡不着。接下来的一星期吃饭还是问题,不过情况确实一天天地在好转。两周后,口腔缝合的线全部自然脱落。

谢谢室友的帮助!

One thought on “拔智齿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