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高速上抛锚~哈哈哈

昨天是美国国庆节,我计划下午去Outlet shopping,晚上回家看烟火。Outlet离我家半小时的车程,所以还算是方便。下午2点半出发,来到那边很迅速地买完了衣服和鞋子,4点多一点便打道回府。 刚从Outlet出来,我听着收音机沿着路牌左转进入高速。刚刚开始加速到75迈,便听到一阵噪音,从音色上(或者专业地说从频谱上)很像白噪音,我的第一反应是收音机接收不好。于是我把收音机换成了唱片机,结果噪音还在。于是我又不加思考地把整个音乐系统关掉了,但是这并没有任何卵用。这下子我慌了,环顾四周,道路上并没有可疑的噪声源,开窗也没有让声音变大。显然,噪声来自我的车,而我从来没有听到车子发出这种声音。发动机,油路系统,尾气系统,一些了解但是并不理解的名词在我打大脑中一个一个闪现又消失,最后,一个清晰的声音响起“把车停下啦”。于是打灯,变向,踩刹车,经过一阵高频的颠簸,我停在了高速的右肩上,并开起来警示灯。 于是,车一阵阵地从我车边经过,大部分车辆变到左道,部分车辆直接从右道经过,空气的窜流引起我车沉闷的振动。第一次在高速上停车,我呼了几口气,渐渐地放松下来,也适应了这一阵阵的呼啸声。看到车后面暂时没有车辆我迅速地下车,走到车后面。第一个想法是,这噪音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后背箱里的东西在晃,或者是车下面挂到东西了。于是,检查后备箱,没有异常,检查车底部,也没有异物。我看清身后没有车便又回到了车上。坐在驾驶座上,我想这个噪音是到底是顽固性的,还是一个短暂的Glitch,这只有把车再次发动才能确认。于是短暂的思考后,我发动了车,没有噪音,我试着慢慢地加速,还是没有噪音,正在我到达50迈准备换道进入高速正道时噪音出现了,这次我仔细地听了下,声音是从车下面传来的。于是,我开起警示灯,减速,第二次停到了高速的右肩。 下了车,我迅速地转移到车的右手边,趴在地上仔细看车下面的情况。果然,有一个金属盖脱落了一半,后半截还在车的底盘上,前半截大概是螺丝脱落,因为重力的原因悬在半空。这下子我明白了噪音的来源了。汽车的低速的时候,这个金属盖还是可以悬空,但是高速的时候,空气的相对运动会造成一个顺时针的力矩让它触地,这样就会产生金属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可是,我要怎么做呢?这个时候,很多想法涌上心头,为什么没有带修车工具或者一些钢丝用来固定金属盘,以前看汽车原理的时候浮光掠影,这个东西到底是干嘛的我都不知道,手机的充电线不在车上等等。 等我再回过神来,在看车下面,突然发现一滩液体。什么?我从来没有发现我的车漏液啊,漏液和这个未知的金属盘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大脑突然间就嗡了一下。怎么办,上网查呗。就搜索汽车底盘构造,找了十分钟,没有什么进展。那就搜汽车漏液吧,这个倒是找到了一些信息,比如从颜色气味上判断漏的是什么。于是我拿出一张干净的卫生纸,接了一点液体,发现它没有颜色,也没有什么味道,有一点点油腻感。比对网上的信息,这个和刹车液最匹配。额,我怎么这么倒霉,如果是其他液体说不定可以凑活着开回去然后再去修车。刹车液,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尽管开车最恐怖是汽车不听使唤地自己加速,但是刹车失灵绝对算得上是第二恐怖的事情(后记,其实车子自己加速也没有那么恐怖,把车挂到空档就好了)。 怎么办?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己的保险有道路协助这个选项,然后就打电话给保险公司。经过一番沟通,我弄明白了道路协助可以帮忙拖车,但是这个免费只能拖15迈,但是到我家还有33迈,一般拖车公司拖一迈大概是7到十几块钱,而且今天是美国国庆节,价格高可能不说,说不定等很长的时间都等不到。我跟客服说想让我思考下,想清楚后再决定。挂了电话,整理下思路:一,汽车有可能会刹车失灵,所以我需要拖车;二,我离家远而离Outlet所在的小镇近,从费用的角度考虑拖到这个镇上比较划算。于是,我给实验室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让他在拖车来了之后再开车过来接我。接下来,我给保险公司的客服打电话,让他们派车过来拖我的车到附近镇上的一个维修点。当然这个维修点今天是不开的,所幸,网上可以找到关门期间的服务提交表格,我决定到了之后手写一份提交,然后过两天再让朋友载我过来取车。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为了以防万一,我采取了保持电力的策略,没有开空调,只是开着收音机开着窗,在夕阳的斜照下做在车里等待。路边的蚊子啊虫子啊什么的都飞到车里面,但是不开窗又太热了,所以只好忍着了。大概40分钟过去了,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他是拖车司机,询问了具体地点后他说大概10分钟后可以到。这通电话绝对是沙漠里的一抹绿洲,让我起码看到了希望。挂了电话,我把进展告诉了朋友,给了他接我的地址,但是暂时没有让他出发。大概又过了20分钟,在看到一辆辆像是拖车的车从后视镜里一个个地出现在我旁边又迅速驶开后,终于一辆红色的拖车闪着灯出现在我前面。 接着,里面走出一名50多岁的高大白人男子。他对我示意后,我从车里下来。他简短地确认了情况后,开始着手把我的车架到拖车上。他看上去话不多,留着很有型的胡须却不让人觉得凶。他一边抱怨后面的车辆不够礼貌避让,一边熟练地完成了嫁接。接着他问我是不是要和他一起过去维修点,我点点头,上了车。 坐在车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想和这个陌生人聊聊。于是,我就问了他的姓名,他的名我不记得,但是他的姓很有意思,翻译成中文就是锤子。我说你的姓很不一般,很爷们。他听了蛮高兴的,打开了话匣子,说他的祖先是150年前从丹麦过来的,当时就是兄弟四人,现在在美国姓锤子的人也不多,他自己还没有孩子。一通闲扯后,他问我我的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跟他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转过头,定睛看了看我,问,你的车开空调了么?我说对啊,今天挺热的。他说那液体很有可能是水。我一时语塞,脑子里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又问,那那金属盖是干嘛的?他说其实没大用,就是用来减轻水滴的溅射。(后记,这个盖子实际上是尾气催化箱的隔热板,并不是特别重要)我感觉到这个男子可能很懂车,就又问你是不是自己修车啊?他略带自豪地说他不仅自己修车,还自己改装车,而且还参加过汽车拉力赛。额,原来我身边坐着一个大神啊。顿时,他的话一下子变得很有说服力,而且整个故事也解释的通,好囧。。于是,我跟他说,到了维修点,在把我的车拖到车库前,可不可以借着拖车把车架高,帮我看看。他愉快地答应了。 到了维修点,我签了拖车单后,他真的帮我看了下车。借着架高的这个空档,我发现车底下的液体痕迹已经消失了。他审视了下车底盘,确认地说他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信服了。在征求 了我的同意后,他从自己的拖车上拿了一双手套,把那个悬空的金属盘拽了下来。我接到这个物件,发现有三成已经被腐蚀了。接下来,他把我车从拖车上放下,让我把车倒出去。我点着了车,一踩油门把车倒了出去。他看了看仪表盘,说没有什么大状况,车应该是OK的。我谢谢他,和他握了手,便再次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两点感想:1)安全第一,我的选择在当时的状况下是完全正确的。当然,如果我对车懂得更多,应该可以避免这个尴尬。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件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第一次在高速上停车,第一次打电话叫道路协助,第一次被拖车。 2)和人的沟通交流真的很重要,三人行必有我师。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陌生人可以帮你大忙。另外,真诚友善的交流会让参与的双方都感受到快乐     00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在高速上抛锚~哈哈哈"

美国收费公路

前几日去芝加哥玩,第一站是位于woodfield的商场,较香槟的距离比芝加哥市中心略远,估计应该是3个小时的车程,结果开下来只用了2小时20分钟。后来发现这是因为我在导航的时候没有勾选“避免收费公路”这个选项,经过一番的搜索研究,总算弄明白了美国的收费公路系统,并在网上补缴了3美元的过路费。 在说美国的收费公路(Toll)之前,先提下几个相关的概念:高速公路(High way),无障公路(Free way),收费公路(Toll);高速公路涵盖最广,泛指所有限速比较高的公路,包括市,州和联邦公路,因为限速高,所以很少会有红绿灯和交叉路口,但是很少并不意味着没有;无障公路,顾名思义,free of traffic lights and intersections, 但是从实际的角度考虑,一条公路不可能和所有其他的公路平行,为了解决交叉的问题,无障公路经常采取高架或者隧道的方式避免在同一维度的相交,无障公路的出发点是提高交通的吞吐量,所以基本无一例外都是高速公路,但是美国的大部分高速公路是不收费的,因为修建和维护公路的费用来自与纳税人所缴的税;收费公路一般都属于无障公路,旨在提供更快捷的交通体验,可以是政府或者私人投资,收取的费用是为了收回修建费用和盈利。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的高速公路基本都是收费公路,在某些法定假日的时候才不收费。不过这个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理解,美国汽车的普及率远高于中国,每个家庭可能会有两辆甚至更多的车,这样无差别的全民征税可以理解。而在中国,现阶段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谁使用谁缴费,但是究竟所收的费用是否已经收回建造和维护成本,我不得而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高速公路可以大部分实行免费,存惠于民。 废话少说,美国的收费公路比较有意思,因为实体收费站的存在会不可避免地阻塞交通,所以美国的toll一般会另开出一个并列的道供现金缴费,而主干道则供装备电子芯片的车辆通行,这种芯片会于一个账户挂钩,每经过一个收费检查节点便会自动通过芯片扣费,这样子的话车辆就可以不减速缴费。但是说到这,有人可能会说,那我的车不装备电子芯片却从主干道过不就不会被扣费了么?需要注意的是,收费检查节点装备了大量摄像头,如果经过车辆没有装备芯片会被拍下牌照,并收到罚单。类似芯片装置也已经渐渐在国内普及,叫做ETC(朋友告诉我经过ETC的时候还是要适当减速,大概是因为芯片技术还有待改进),交通部发言人称我国可以在2015年9月实现全国大区域的ETC联网。 下面上图: 左侧是供装备芯片的车辆,右侧供现金缴费,而且一般现金缴费比较贵                                                 那么如果因为疏忽而没有缴费怎么办?不用担心,每条公路对应的都会有一定时间的宽恕期,拿我上次走的公路为例,一周以内都可以补缴,而且费用相同,而且可以网上提交或者寄送支票。             相对的,如果七天之内没有缴清,就算是违章了。                   …

Continue reading "美国收费公路"

跳舞

今天晚上去参加了一个英国乡村风格的舞会,感觉非常有意思。 舞会以唱圣歌开始,十几个人围着一台钢琴,人手一本歌词。站在旁边两位女士应该是领唱,音色很棒而且一边唱一边按照歌词的大意表演,神情投入,感情充沛,富有感染力。大概过了20分钟,有一位中年绅士开始召集大家,一一讲解之后可以会出现的动作,尽管对舞蹈相关的词汇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他讲得很详细,比如他说转圆圈的时候就去想象你脚旁边有一张大饼,你想围着饼转但是并不想踩在上面;其次和我一起来的朋友就是上次芝加哥之行认识的Erji以及周围的美国人都非常友好,尤其是站在我前面的美国老太太Beth会用简练的语言加上手势将要领再说一遍。 就这样过了另外一个20分钟,我们就开始正式跳舞了。开始很简单,所有的人排成两列,最前面的一对左手拉左手形成一个拱门向后走,后面的人右手拉右手向前走,走到最前面便松开右手拉起左手并举起然后反方向向后走,就这样周而反复,看上去很简单,可是玩起来非常有意思。接下来有点队形变换的味道,所有人排成两排,两个人手拉手走过中庭,然后一对向左走,一对向右走,绕了半圈之后返回中庭,一遍之后变为两个人手拉手走过中庭,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绕过半圈之后两个人重新拉起手,接下来两个人变为4个人,4个人变为8个人,然后4排集中在中庭,从一个排开始移动,前一排会从后一排前面经过,经过的时候,前一排最后一个人会拉住后一排第一个人的手,就这样,所有的人都连在了一起,然后大家跟着领头羊玩起了贪吃蛇的游戏。 这两个舞比较简单,应该算是准备活动。接下来的舞稍稍复杂了一些,不过我还可以记起,记录一支舞的跳法吧。6个人3对站成3排,第一对的男士向女士右鞠躬,左鞠躬,然后拉手,两人一起向第二对的女士右鞠躬,左鞠躬,然后男士牵着女士绕着外圈将女士留在第二位男士和第三位男士后面,自己转到第二位女士和第三位女士后面,然后一边的三人拉起手围城一个小圈,然后向左半圈,向右半圈,回到原来的位置,然后两个半圈结合成一个大圈,向左转一圈,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在中间的第一位男士和第一位女士手拉手交换位置,这样男士回到了男士的那边,女士回到了女士那边,然后第一位男士和第三位男士交换位置,第一位女士和第三位女士交换位置,这是一个循环,一个循环的结果是第一对变为了第三对,第二对变为了第一对,第三对变为了第二对。 跳舞不单单是脚步和身法,表情眼神也非常重要。那个之前领唱的女士非常有表演天份,看她跳舞非常享受。 好想跳舞啊,嘿,想一起跳么?我会尽量踩你踩得轻一些:-) 00

Continue reading "跳舞"

芝加哥两日游

学校的ISSS组织国际学生去芝加哥参观Pow-Wow,因为报名早的缘故,我也得以参加。Pow-Wow源自印第安语,是集会的意思,这个活动一年一届,由位于芝加哥navy pier的印第安文化中心举办。 周六早上从香槟出发,到了目的地已是12点。于是先在密歇根湖边的一个酒吧里吃午饭,午饭是三片煎的鱼肉,上面裹着葵花籽,下面垫着炒好的培根,西红柿和菠菜,旁边是一滩浓郁得有些过头的奶酪黄油。味道还算不错,如果可以少些油的话,应该可以更好。吃罢饭便向会场那里走去,到了那边,看到了印第安人的服饰,只是穿服装的人五官与历史书本上标准的印第安人有些不同。很幸运地找到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接下来便听到主席台上主持人致辞,欢迎印第安人和游客来到第58届Pow-Wow。活动的第一项是选出今年的印第安小姐,没想到是,本年度小姐就是之前站在我旁边的那个人。她有些胖,但是不算臃肿,大概是唐明皇喜欢的那种类型。脸庞非常恬静,透着一种镇定的力量,尽管没有意识形态中印第安人的粗犷,但是确确实实与从欧洲而来的美国人不太一样。宣布完了之后,很多盛装的印第安人也走向舞台,然后节奏感极强的鼓点响起,他们陪着印第安小姐在舞池中用非常原始野性而简单的舞步转了两圈。接下来是颁奖学金给两名女印第安学生,庆祝的方式和上个活动相似。 没有看完整个节目,我便从座位上离开。看到坐在外场的老印第安人,50岁左右,很想从他们口中了解一下印第安人的生存现状,于是就和他聊了一会。他告诉我很多传统习惯都消失了,这并不让人惊讶,中国的少数民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与他合了一张影后,我便从会场离开了。 Navy Pier也是一个不小的娱乐中心,里面有儿童博物馆,电影院,纪念品商店,餐馆,彩色玻璃博物馆等等。因为快乐企鹅最近刚刚上映,这边又是IMAX,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便买了一张票去看了这部电影。电影的3D特效非常不错,音乐也异常出彩,不过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小企鹅Eric与它父亲之间从隔阂到相互信赖感激的历程。父母对孩子的影响真的非常巨大。 看完电影,基本上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我找了一家挺出名的意大利餐馆点了一盘意大利面,结果和中午的经历类似,奶酪和黄油太多了,没有一边喝水的话,真的没有办法吃下去不吐出来。于是乎,美国在我心目中印象在“自由”的基础上,又多了“奶酪”和“黄油”。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在彩色玻璃博物馆度过的,中午的时候曾从那里路过,不过没有认真地欣赏。现在看来,这玻璃艺术真的就像一个美国小朋友说的那样,“Wow, the stained glass is so pretty”。 那些花纹,形状,笔触,纹理,光影以及整个画面的细节表现都非常不错。 第二天还是到Navy Pier玩,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便跟着一个法学院的PhD一起去玩一个寻宝的游戏。所谓寻宝的游戏就是有人在一些隐蔽的位置藏东西,然后在网上公布东西的GPS坐标以及所藏物品的特征,根据这些信息,其他人如果可以找到,便可以在物品里附带的纸张上签到,有时候如果容器比较大的话还可以交换物品。于是我们两个人一上午4个小时在芝加哥Navy Pier附近转悠,一共找到了5件物品,还是卓有成效的。 下午两点半,我们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我与那个法学院PhD聊得很开心,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00

Continue reading "芝加哥两日游"

雨天

喜欢下雨天 雨水从天而降打在伞面上 就像快乐在心里轻盈地蹈翔 灰蒙蒙的天空 平抚着整个城市的渴望 看不清的远方 却闪烁着温馨灯光 多么希望前面 出现一条小巷 撑着伞有着那个兰花一样的姑娘 小草被洗得油亮 空气也让人神往 原来都是经历了雨天的帮忙 才知不是风不轻云不淡 不是时不予我空忙 只是瓶中的酒 缺少五十二度的芬芳 ————————————————— 作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只此诗一首,献给酷暑中带来清凉的甘霖。 00

Continue reading "雨天"

再见,北京

两天前,当我拖着行李从西直门A口走出来,看着灰灰的天,闻着让人不太舒服的味道,听着熟悉的语言,混杂在来来往往的行人、直行车和汽车中,一个声音便在脑海里回荡着:狗日的北京,我想死你了。 第二天早晨,我和奇奇在北邮的食堂吃早饭。刚咬一口煎的素菜包,我便被震撼感动到了,小时候各种在街口吃早饭的回忆。。迅速地补了两个煎素包。 吃罢饭,去中国银行办了一张储蓄卡,把带过来的钱存了进去,还是填中文亲切啊。北京的办事员尽管态度起初不太好,可是我觉得很亲切,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觉得愈发和蔼,而且还告诉我一个小技巧:开手机银行,没有必要使用,但是可以省3年的手续费。 中午请奇奇吃必胜客,国内的必胜客太好吃了,尤其是鸡翅。 晚上露露请我吃面,好开心啊,小姑娘现在很有一种优雅的气质。之后去看鸟巢和水立方,到了之后,没觉得很震撼。可是鸟巢前面有一块人迹罕至的空地,我和露露同学聊得很开心。天上星星点点的风筝,远处飘来的“我和你”,时不时拂面的凉风,身边还有个善解人意的好朋友,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 接下来的一天我、奇奇和露露去逛了国家图书馆,不过很不给力的是:南馆由于年久失修从5月10日停止图书流通服务,我们只好悻悻地到北馆——一个现在的阅览室参观。接下来,我们到后海附近的大漠食府吃午饭,实在是太好吃了,相比之下,香槟的华人餐馆那就是浮云啊。。后来我们去后海划船,逛南锣鼓巷,吃板栗,喝酸奶,太欢乐了。 今天我就要走了,再见,北京~ ———————————————————————————————— 一定要把别人的感受放在心上。恋爱是一种平衡。 00

Continue reading "再见,北京"

希尔顿入住小感

希尔顿是位于芝加哥机场内部的唯一一家酒店,保险起见,我便住在了这。 我住的是普通的单人间,当然床是可以睡两个人的。房间的设施并谈不上豪华,但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第一,房间隔音效果比较好,第二电视机比较给力,音响不错,节目也比较丰富,我看了一部电影,一部动画片还有一段lady gaga的演唱会;第三空调很迅猛,而且没有什么噪音,第四洗浴需要的热水无需等待,水温调节也是很方便;第五房间内提供的shampoo,soap不是很廉价的那种,起码味道对的起人。 一个好的酒店,最需要的是让住在里面的人舒服,就这一点,希尔顿做得很不错。 00

Continue reading "希尔顿入住小感"

欢乐的一天—-看图说话

清晨五点钟,我起来嘘嘘。本来想起床,但是想到是周六,便没有太多抵抗力的倒下了。然后六点钟醒了一次,听到窗外雨滴砸在地上发出的“啪啪”声,再一次闭上眼睛,下一次便到了七点。 打开电脑,按照惯例给老爸老妈打电话。接下来是给小妹打电话,听她沉浸在爱情里的喜悦,我微微地乐了。 早饭是八宝粥,排骨,榨菜和开心果。想一想下周一的考试,我想我今天要好好地复习了。因为之前做的笔记放在了实验室,啃了一个苹果之后就骑车去实验室了。EZ也在实验室,他提议去咖啡店吃早餐,想想好久没有喝过咖啡了,我便跟了过去。点了一杯薄荷味的摩卡,很特别的甜蜜融合在口中,我再一次乐了。 回到实验室,我开始复习。因为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复习资料,看的是若有所得,我又乐了。 接到一个电话,吴同学说天气不错,出去骑车郊游吧。其实此次郊游已经是预谋已久,只是一拖再拖,所以尽管下周一有考试,我却是欣然答应。然后便是回家做饭,早上就已经想好要做土豆烧牛肉。牛肉是上次从学校肉类实验室买来的,据说肉质鲜美;土豆是今天刚从超市买的,摸上去很新鲜。结果的烹饪也很给力,我做出了迄今为止最令我满意的土豆烧牛肉,大概可以和我记忆中老妈的巅峰之作相提并论。一边吃,一边看乔老师的魔兽解说。看完之后,小憩了5分钟就出发了。 来到实验室楼下,见到了吴同学还有赵同学。赵同学没有自行车,他是开汽车的。我和吴同学先出发了,目的地是Crystal Lake park,中文名很不错叫水晶之湖。到了那边的湖边,顿时感到了儿时的那种亲切感。看着碧波荡漾,野鸭成群,仿佛跌进了画中。之后与赵同学汇合后,我们便沿湖走了一周,路上我们碰到了野鸭大坨大坨的粪便,倾国倾城的小萝莉还有大片大片的蒲公英。我们丢了一会飞盘,聊了一些生活,看了一片蓝天,然后再次回到了原地。 这下来大概是这天中最快乐的时刻了吧,我们三个人租了一个独木舟在水晶湖中游玩。顿时我从跌入画中变成了陷入画中,微风吹过脸颊,湖水近在咫尺,一支浆无限放大了你可能占有的自由。因为是初次划船,所以难免会遇到一些小问题,比如撞到岸边大树垂下的树枝上,但是这正是乐趣所在。我们一边划,一边聊天,兴奋了便唱一两首歌,那个时候我忘记了我是谁。天空渐渐地开始被乌云占据,我们还有15分钟的时间,我们决定再次沿湖划上一圈。被阴郁的天空笼罩,一种不祥的气氛环绕在周围,有一点点惊心动魄。快到终点时,我突然悟出划船的正确姿势,原来运动员划船时身体的前后摆动其实是一种自然反应。刚刚到岸,便看到雨滴砸在了水上。不多时,便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躲进赵同学的车里。一边听着雨声,一边听赵同学介绍汽车的组成,这个过程不仅有趣,还学到了很多有关汽车的知识。 天空突然开始放晴,我们走出车子,嗅到雨后清新的空气。 聊了一会后,我们挥手作别。 这真是快乐又有意义的一天啊! 00

Continue reading "欢乐的一天—-看图说话"

教堂@香槟

首先,我要告诉老妈你:我已经去过教堂了,而且我还到了一个之前素未相识的美国人家里吃了中饭,更重要的是,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一切没有像你想象那么恐怖,我没有被拐卖,没有被灌药,不过老妈,thank you anyway(还是要谢谢你),you can never be too careful(你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星期四下午,正当我坐在学生会前草坪的一棵大树下发呆时,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华裔男孩向我介绍圣经,并且探讨一些人生大事,比如有没有天堂,什么样的人可以到天堂。我们聊的很开心,他叫Jonanthan,我们约好周日一起去教堂。 周日如期而至,Jonanthan和他的室友Matt开车带我去教堂,同行的还有一个来自刚果的学生,叫Android(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拼的),他也是那天和Jonanthan认识的,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是christian,而我不是。这应该是我平生第一次进入教堂(准确地说应该是第二次,我去过徐汇区的一个教堂,但是我没有碰到布道和唱诗班),我有些忐忑,不过看看身边的人,他们看上去都很开心,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很快仪式开始了,首先是祷告,然后是唱圣歌。我当时就被深深地感染了,圣歌真的很好听,这时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我的外婆有空的时候就唱圣歌了。真的是像一位学者说的那样,圣歌中充满了凡人对上帝的崇敬、赞美和更重要的追求。大家唱完圣歌后,一个摇滚歌手上去演唱自己的作品,据说他在做巡回演唱,他的歌声真的很棒,很有穿透力。再往后就是牧师讲解圣经,讲的问题是“there is no room for pride”(傲慢无立锥之地),我只能听懂一部分,讲得还是挺不错的。 仪式结束后,我们遇到一个美国人,好像是Jonanthan的朋友,叫Jeffery,我们还见到他的妻子Christine,她可是个小美人。Jeffery,希望能在今年找到工作,他妻子现在还在读博士,读的专业是化学工程,和我学的东西有些联系。Jeffery邀请我们去他家吃午饭,然后我、Jonathan、Android很高兴地答应了,Matt和她的女朋友Sarah好像另有安排。 到了Jeffery家,我遇到了好多人,Jennifer、Qian、James、Joe、John。。。然后party就开始了,我一边吃,一边和Qian讨论Jesus Christ是否存在,他给我讲了很多故事,让我打开眼界。 不得不承认,基督教是美国的一部分,我打算每周都去教堂做个礼拜。Woo…. —————————————————————————————————— 出于版权考虑,我需要指出这是youtube上的音乐,链接为http://www.youtube.com/watch?v=RPrK3FP9Yrs 00

Continue reading "教堂@香槟"

美国一周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觉间来到美国已经有一周。这一周发生了许多事情,每天晚上当我躺在床上,都感觉这一天像一星期一样厚重。在开始我的个人总结之间,我想先谢谢我的爸爸妈妈,我的朋友,You made this possible,thank you all! 初次来到芝加哥国际机场,心中有些忐忑,身体也有些疲惫,所以整个人的状态时属于基本麻木的。直到看着在海关officer前面排的常常的一串形形色色的人,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美国,而且是其中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一份子。记得当时检查我的officer是个白人姑娘,由于紧张,她说的话我只听懂了一部分,只记得慌乱之间一句“You Passed”,然后再我的I-94上敲了一个戳——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入境了。 由于同来同学的父亲有个朋友在芝加哥工作,他帮我们安排了车子,这样我们就不用赶公交车到香槟了。在上车之间,我们到机场的麦当劳点了晚饭,那是我第一次点菜,我面对着一个黑人胖妞和一个挂在墙上的菜单,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我点了一个三明治和一个大杯的可乐,那可真的是很大一杯。从芝加哥到香槟要三个小时,一路上我对着车窗外的风景发呆,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望无边的平原,像极了我童年时刻的老家。终于眼皮败给了睡意,我睡着了。醒来时已经8点了,这时天刚刚黑,半小时后我们就到学校了。由于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不住在一个地方,我让司机送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叫lincoln lodge,末了我给了司机10$的小费。在lincoln lodge,我有一个在网上找到室友,平摊一晚40$的费用。他是从北京来的,10点钟刚到香槟,他不知道怎么到宾馆这边来,于是我决定去接他。这下面就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到附近的加油站买了一张地图,当我正在看地图的时候,一个30左右抽着香烟的美国女人向我走过来 AL:What are u doing? M:I am looking for someone. My friend is lost. AL:Where is he? Maybe I can help you 她带着我向加油站后面走过去。其实这个时候我有些害怕,如果她是一个人贩子我就完了,但是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我回答道 M:he is in front of the Fellott’s bookstore. He said he called two taxi, but neither is coming. AL: Oh my God, …

Continue reading "美国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