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鸣

周四的黄昏 躺在松软的草地上 想抚平最近紧张的生活 伸开双手 闭上眼睛 便听到此起彼伏的蝉鸣 迎面而来 春风一般难以抗拒 海浪那样波涛汹涌 脑中忧伤无处遁形 剩下的 只有美丽的回响 ————————————– 躺在草地上,感觉真的很棒。不知道若干年后的我是否还可以记住这个难忘的夏天。 00

Continue reading "蝉鸣"

寻找快乐

中国古代儒道两家大相径庭,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道家宣扬甘其食美其服。但是两者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以快乐为目的。论语开篇即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庄子在其妻丧礼时鼓盆而歌,表现得有何不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快乐。 快乐对于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含义,有的人从与人交往中得到快乐,有的人从美食美景中得到快乐,有人从休息安静中得到快乐,有的人从成就感中得到快乐。不管怎样,我们总是期冀着快乐的降临,可是有时候它真的来了,我们又会有些手足无措。从这个意义上说,寻找快乐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时刻准备着迎接下一秒的快乐,不要焦虑,不要思考,做你需要做的,说你需要说的。 快乐有时候不需要通过很多外在的条件,因为快乐本身就是一种内心的体验。有时候会觉得阳光特别温柔,树叶特别生机,天空也在向我传答某些快乐的信息。 ———————————————————————————————————- 这些抽象的文字实在不好驾驭,还是说些具体的事情吧。今天我很开心,组会之后老板请吃饭,喝了好多啤酒,和学长聊得也很high,我也看到了老板更加自然更加生活的一面,其实在bar里聊聊科研还是很棒的,尤其是有美妙的背景音乐。之后我去打网球,这是第二次打。与上次相比,握拍已经感觉很舒服了,不过击球动作还是不标准,很多情况下会将球打飞。对了,有两个美国人看到我一个人打后主动陪练,真是nice~ God bless you. 还是那句话做结:改变每刻都在发生,不要让你的内心随波逐流。 00

Continue reading "寻找快乐"

对白

问:什么是快乐? 答:快乐就是饿的时候有可口的饭菜,走在路上可以昂首挺胸,睡觉的时候有舒服的被子,消沉的时候有朋友关心,高兴的事情亦可找到朋友分享。 问:什么是不快乐? 答:这个嘛,让我想一想。不快乐的时候心情不好,做事情没有动力,还会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没用。 问:为什么不快乐? 答:为什么“为什么不快乐”?那么为什么饿呢? 问:什么时候不快乐? 答:事情没有按照计划完成,排队时漫长的等待不知所措,吃了一顿很糟糕的饭,思念一个人但不确定那个人感受不感受的到,强迫检查门有没有锁结果发现门已锁好,钱包掉了,早上起来照镜子发现自己两边脸不一样大,找同学玩游戏被拒绝,辛辛苦苦写完一篇博客却听不到回应……. 问(打断):看来不快乐要比快乐多,那要如何对待这个问题? 答:首先端正态度,不快乐本来就比快乐多,古人有云: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其次,学会处理不快乐,不要让不快乐侵染你的心。钱包掉了,幸好不是脑袋掉了;吃了一顿很糟糕的饭,下一顿饭在此的衬托之下会变得好吃起来;两边脸不一样大,这样的人大有人在;事情没有按照计划完成,如果每件事都按照计划完成,那你岂不成为了上帝;等待的时候不知所措,可以慢慢地学会如何利用零散的时间;思念一个人但不确定那个人感受不感受的到,请问这个重要么? 最后,快乐有一个秘诀:如果你可以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那么你便可以得到持久的快乐了。 问:好难啊?有捷径不? 答:这个真没有。只能祝你Good Luck~ 00

Continue reading "对白"

单纯的快乐

中午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雪粒。我走在路上,并不觉得冷。下午有一个interlink的溜冰活动,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溜冰场,很期待自己的处子秀。 到了那边,发现人不是很多,而且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料中的那些熟悉的面孔。后来突然间意识到interlink是另一个组织,我觉得坐在旁边桌子的那些人很像,过去问了一下,果然没错。聊了几句,我便去借冰鞋。就在我换鞋的时候,我看到了陈丛聪同学,于是我就坐下等他一起。 第一次站在冰上的感觉真不错,滑滑的,冰刀切割着冰面,双脚却不太听使唤,总想交叉在一起,然后将我狠狠放倒。我学着在我前面的两个小姑娘,扶着挡板前进。就这样走了一圈,我突然间觉得挡板在限制着我。我看到旁边的小男孩摔倒,然后站起来继续滑。意识到勇敢才是王道,我恨一下心松开了挡板,向冰场的中央走去。节奏不错,可是有时候会很突然失去平衡,不过很少摔倒。渐渐的,我的腿和身体学会了协作,我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接下来,我踩着音乐的节奏在冰上滑动,更准确地说是踏步走。我不去管任何人,身体只在被音乐支配,我相信我肯定是在手舞足蹈地保持着平衡。那种忘我,彷若无人的感觉真的很棒。之后一个interlink的成员看到我贴在胸前的贴纸,知道我也是这个组织的,便凑过来和我说话。我居然和她一起滑了好多圈,一边讲话一边滑,只摔倒了一次,而且那还是因为我的故意。 很快听到广播说要清场,整理冰面。我穿着那双不太合脚的冰鞋走了出来,感觉很累,尤其是左脚的一侧被磨出了水泡,我决定回家去了。然后我对其他interlink的成员到了个别,便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00

Continue reading "单纯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