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收费公路

前几日去芝加哥玩,第一站是位于woodfield的商场,较香槟的距离比芝加哥市中心略远,估计应该是3个小时的车程,结果开下来只用了2小时20分钟。后来发现这是因为我在导航的时候没有勾选“避免收费公路”这个选项,经过一番的搜索研究,总算弄明白了美国的收费公路系统,并在网上补缴了3美元的过路费。 在说美国的收费公路(Toll)之前,先提下几个相关的概念:高速公路(High way),无障公路(Free way),收费公路(Toll);高速公路涵盖最广,泛指所有限速比较高的公路,包括市,州和联邦公路,因为限速高,所以很少会有红绿灯和交叉路口,但是很少并不意味着没有;无障公路,顾名思义,free of traffic lights and intersections, 但是从实际的角度考虑,一条公路不可能和所有其他的公路平行,为了解决交叉的问题,无障公路经常采取高架或者隧道的方式避免在同一维度的相交,无障公路的出发点是提高交通的吞吐量,所以基本无一例外都是高速公路,但是美国的大部分高速公路是不收费的,因为修建和维护公路的费用来自与纳税人所缴的税;收费公路一般都属于无障公路,旨在提供更快捷的交通体验,可以是政府或者私人投资,收取的费用是为了收回修建费用和盈利。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的高速公路基本都是收费公路,在某些法定假日的时候才不收费。不过这个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理解,美国汽车的普及率远高于中国,每个家庭可能会有两辆甚至更多的车,这样无差别的全民征税可以理解。而在中国,现阶段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谁使用谁缴费,但是究竟所收的费用是否已经收回建造和维护成本,我不得而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高速公路可以大部分实行免费,存惠于民。 废话少说,美国的收费公路比较有意思,因为实体收费站的存在会不可避免地阻塞交通,所以美国的toll一般会另开出一个并列的道供现金缴费,而主干道则供装备电子芯片的车辆通行,这种芯片会于一个账户挂钩,每经过一个收费检查节点便会自动通过芯片扣费,这样子的话车辆就可以不减速缴费。但是说到这,有人可能会说,那我的车不装备电子芯片却从主干道过不就不会被扣费了么?需要注意的是,收费检查节点装备了大量摄像头,如果经过车辆没有装备芯片会被拍下牌照,并收到罚单。类似芯片装置也已经渐渐在国内普及,叫做ETC(朋友告诉我经过ETC的时候还是要适当减速,大概是因为芯片技术还有待改进),交通部发言人称我国可以在2015年9月实现全国大区域的ETC联网。 下面上图: 左侧是供装备芯片的车辆,右侧供现金缴费,而且一般现金缴费比较贵                                                 那么如果因为疏忽而没有缴费怎么办?不用担心,每条公路对应的都会有一定时间的宽恕期,拿我上次走的公路为例,一周以内都可以补缴,而且费用相同,而且可以网上提交或者寄送支票。             相对的,如果七天之内没有缴清,就算是违章了。                   …

Continue reading "美国收费公路"

美国一周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觉间来到美国已经有一周。这一周发生了许多事情,每天晚上当我躺在床上,都感觉这一天像一星期一样厚重。在开始我的个人总结之间,我想先谢谢我的爸爸妈妈,我的朋友,You made this possible,thank you all! 初次来到芝加哥国际机场,心中有些忐忑,身体也有些疲惫,所以整个人的状态时属于基本麻木的。直到看着在海关officer前面排的常常的一串形形色色的人,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美国,而且是其中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一份子。记得当时检查我的officer是个白人姑娘,由于紧张,她说的话我只听懂了一部分,只记得慌乱之间一句“You Passed”,然后再我的I-94上敲了一个戳——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入境了。 由于同来同学的父亲有个朋友在芝加哥工作,他帮我们安排了车子,这样我们就不用赶公交车到香槟了。在上车之间,我们到机场的麦当劳点了晚饭,那是我第一次点菜,我面对着一个黑人胖妞和一个挂在墙上的菜单,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我点了一个三明治和一个大杯的可乐,那可真的是很大一杯。从芝加哥到香槟要三个小时,一路上我对着车窗外的风景发呆,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望无边的平原,像极了我童年时刻的老家。终于眼皮败给了睡意,我睡着了。醒来时已经8点了,这时天刚刚黑,半小时后我们就到学校了。由于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不住在一个地方,我让司机送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叫lincoln lodge,末了我给了司机10$的小费。在lincoln lodge,我有一个在网上找到室友,平摊一晚40$的费用。他是从北京来的,10点钟刚到香槟,他不知道怎么到宾馆这边来,于是我决定去接他。这下面就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到附近的加油站买了一张地图,当我正在看地图的时候,一个30左右抽着香烟的美国女人向我走过来 AL:What are u doing? M:I am looking for someone. My friend is lost. AL:Where is he? Maybe I can help you 她带着我向加油站后面走过去。其实这个时候我有些害怕,如果她是一个人贩子我就完了,但是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我回答道 M:he is in front of the Fellott’s bookstore. He said he called two taxi, but neither is coming. AL: Oh my God, …

Continue reading "美国一周"